洪荒之石矶最新章节_洪荒之石矶全文大结局阅读

时间:2020-10-12 17:56:02 作者:cwlseo


“嗷呜!”

斑斓巨虎轰然倒地,两只大爪子抱着头呜咽不已。

小童回头看得目瞪口呆,他……他……他看到了什么?那……那……那只可怕的大虫竟然被煮水的姐姐打哭了,小童咽了咽口水。

石矶看到小结巴看她,放下了欲要再打恶虎的手,回之嫣然一笑,结果小结巴打了一个寒颤,石矶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小童回头压低声音对老者说:“先……先生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知道……先生……为……为何……不敢……喝……喝水了……她……她……她比……大虫……凶。”

老者哈哈一笑,同样压低声音对小童道:“都……所言极是,女子凶于虎,当远之,远之。”

石矶听到前面两位咬耳朵的话,一阵气结,她打虎是有原因的,这蠢物竟然用它流着口水的臭嘴蹭她,要不是看在老者面子上,它安有虎命在。

“先生,大虫……好可怜!”小童偷偷回头又瞄了几眼。

老者笑着点了点头,虽然可怜,却非无因,皆由它贪心所致,他念这虎为他当风一夜,先前曾告诉过它,让它速速归山,虎居深山方为道理,它却贪那一杯好水,那先天之物岂是它能饮的?

……

“先生……您坐……我……我牵着。”

一挽着发髻的灵秀少年牵着一头老牛高兴的走了回来。

老者淡淡问道:“哪里来的?”

少年挠了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先……先生,都……都借的,先生……年纪……大了,路上……太……辛苦……”

老者看着少年真诚的眼神心中叹息,天下多少仙禽瑞兽想做他脚力,他都不愿收留,这等逆改命数的事为他不喜,今日却难以开口拒绝。

老者无奈道:“既然是借的,别忘了还人家。”

少年重重点头,“先生……放心,不会……忘……都……一定……记着。”

少年扶老者上牛,他在前面心满意足的牵着,先生终于有脚力了。

石矶跟在老者和少年身后百米处,一步也没有逾矩,人贵自知,老者对小结巴说的那句“当远之,远之……”何尝不是对她在说。

这些年她好像什么也没做,又好像做了很多,她会帮小结巴采果子,她会帮他补衣服,帮他编草鞋,帮他找水源……

她看着小结巴从七岁长到了十一岁,从一个懵懂童子长为了一个睿智少年,她跟着老者二人一路从东往西,翻山越岭,渡河蹚水,走过了人族大小百部。

他们每到一部落,老者都会停下来询问人族诸事,和部落孩童言笑聊天,和部落智者论气候时节,和部落首领谈狩猎采集秋收冬藏,和长者论人事繁衍……

一路走来,老者的事迹渐渐在人族部落流传,他的道与德令人心悦诚服,他的智慧令人高山仰止,他的平易近人虚怀若谷受人爱戴,他是一位智慧的长者,人族百部尊称他为‘老子’。

这两个字不是老者自己说出来的,老者从不言自己的事,每有人问,他总是笑而不答。他已经完全融入了人族,成了一个普通的人族老人。

他们离开了有兽部落,一路向西,行三十里,有大河拦住去路,少年看着滚滚洪流愁眉不展。

“都,因何心烦?”老者问。

少年指着滔滔洪水道:“先生,此水……险恶……如何……能渡?”

老子笑道:“水无善恶,唯有水德。”

少年疑惑:“水有何德?”

老子道:“上善若水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恶,此乃谦下之德也;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,则能为百谷王。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,以其无以易之。弱之



夜色已晚,清风徐徐,流水潺潺,老者席地而坐,闭目神游。

小童取出石碗去溪边取水,溪流不大,他却太小,腿短胳膊短,他趴在溪边每次伸手舀水都所得甚微,小童一次又一次努力向下够,头上都出汗了,依然取不到一碗水。

这孩子心实,每次给老者取水都是满满一碗,实在取不到,他便顺着溪流往上走,每走几步便试一下,功夫不负有心人,小童咧着嘴两只小手捧着满满一碗水,沿着小溪开心的往回走。

“吼!”

小童回头,吓呆了,一庞然大物口吐腥风盯着他,其身若山,其头若丘,其目泛青,其牙雪亮,小童脸色一白,转身大喊:“跑……跑……先生……快跑……大虫……”

石矶回来时,就见一斑斓恶虎在后,一小童在前拼命奔跑,那恶虎懒洋洋的吊在小童身后,小童在它眼中微不足道,比山间的兔子还不如,吃了也不过是打个牙祭,还不如先逗他玩玩。

小童一边喊一边跑,两条小短腿都抽搐了,石矶刚想出手,老者却站了起来,他一站起来,那恶虎便停了下来,恶虎看向了老者,小童却丝毫不知,他依然在拼命奔跑。

“都,先生在这边,你要跑到哪里去?”老者出声。

小童头都不回的喊:“先生……跑……跑……快跑……有……有……大虫……”

老者感动欣慰,得徒如此,夫复何求,他朝小童招手:“莫怕,到先生这边来,先生自有道理与它讲。”

小童反应较慢,又跑出十多步才想明白老者的话,他回头,大虫果然没有追他,小童再不迟疑转向朝老者跑去。

“先……先生……”

小童红着眼睛跌跌撞撞朝老者跑去,眼看快到了,却摔了一跤,老者急忙上前将他扶起。

“哇……先生……”

小童哭了,哭得极为伤心。

老者连忙问:“可是摔疼了?”

“先……先生……水……水……没了……呜呜……”小童看着空空如也的石碗哭得更伤心了。

老者看着小童被水浇湿的衣襟,两只小手紧抓着的残破石碗,哭花了的小脸,他眼帘微垂,掩去了其中的水光,他一边给小童拍去身上的尘土,一边说:“先生喝到了,先生全喝到了。”

石矶看到一幕,心中异常感动,突然她懂了,全懂了,圣者从来看中的都不是那两碗水,而是小结巴的赤子之心,小结巴有一颗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心,因为有这颗纯净的心,他才能身处有盗之地而不盗,被族人欺凌依旧感恩,她羡慕小结巴,却不嫉妒他,她替他高兴,这样的孩子,她也喜欢,她同样佩服圣者的慧眼,得此一徒,胜过万千。

想到自己她又不由得苦笑,她原本还有三分胜算的计划在小结巴这一碗水面前不值一提,尘泥一般。

小童不哭了,他红彤彤兔子一般的眼睛睁得圆圆的,大……大虫朝他们走过来了。

“莫怕,有先生在。”老者摸摸他的头,拉着他坐了下来。

那恶虎走过来伸出爪子想将小童拍开,被老者淡淡看了一眼,恶虎讪讪收回了爪子,走到老者另一边卧了下来。

老者看着溪流对小童说着什么,卧虎静静卧在一旁,竖耳倾听。

“先生……这……这大虫……为何……不走?”小童不安的问。

“它想听为兽的道理。”老者答。

“为……为兽……也有……道理吗?”小童惊奇的问。

“有。”老者点头。

“它……它……可……懂?”小童疑惑。

“懂。”

“那……那……先生……告诉……它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吃人……可好?”小童希翼的说道。

老者笑